头条新闻

七天网络,月亮和六便士二,火柴人战争

月亮和六便士——毛姆

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日子在自己喜欢的环境里,淡漠安静、与世无争,这难道是浪费自己吗?与此相反,做一个闻名的外科医生,年薪一万镑,娶一位美丽的妻子,便是成功吗?我想,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人怎么看待日子的含义,取决于他以为对社会应尽什么责任,对自己有什么要求。

月亮和六便士——毛姆

我总觉得大多数人这样度过终身如同欠缺陷什么。我供认这种日子的社会价值,我也看到了它的有条有理的美好,可是我的血液里却有一种激烈的期望,巴望一种更狂放不羁的旅途。我的心巴望一种愈加惊险的日子。

月亮和六便士——毛姆

一般来说,爱情在男人身上只不过是一个插曲,是日常日子中许多业务中的一件事,可是小说却把爱情夸张了,给予它一个违背日子真实性的重要的位置。虽然也有很少量男人把爱情当作世界上的头等大事,但这些人常常是一些索然无味的人;即便对爱情感到无限爱好的女性,对这类男人也不太看得起。女性会被这样的男人招引,会被他们阿谀得心花怒放,可是心里却免不了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些人是一种不幸的生物。男人们即便在爱情的时刻短期间,也不停地干一些其他事涣散自己的心思:赖以保持生计的业务招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他们沉湎于体育活动;他们还可能对艺术感到爱好。作为坠入情网的人来说,男人同女性的区别是:女性可以整天整夜谈爱情,而男人却只能有时有晌儿地干这种事。

月亮和六便士——毛姆

为了使魂灵安静,一个人每天要做两件他 不喜欢的事。说这句话的人是个聪明人,我也一直在一丝不苟的依照这条格言行事:由于我每天早上都起床,每天也都上床睡觉。

月亮和六便士——毛姆

一般人都不是他们想要做的那种人,而是他们不得不做的那种人。

作家更关怀的是了解人道,而不是判别人道。

月亮和六便士——毛姆

我不需求爱情。我没有时刻搞爱情。这是人道的缺点。我是个男人,有时候我需求一个女性。可是一旦我的情欲得到了满意,我就预备做其他事了。我无法战胜自己的愿望,我恨它,它软禁着我的精力。我期望将来能有一天,我会不再受愿望的分配,不再受任何阻止地经心投到我的作业上去。由于女性除了谈情说爱不会干其他,所以她们把爱情看得十分重要,几乎到了可笑的境地。她们还想压服咱们,叫咱们也信任人的悉数日子便是爱情。实际上爱情是日子中无关宏旨的一部分。我只懂得情欲。这是正常的,健康的。爱情是一种疾病。女性是我吃苦的东西,我对她们提出什么工作的帮手、日子的伴侣这些要求十分厌烦。

月亮和六便士——毛姆

“为什么你以为美——世界上最名贵的财富——会同沙滩上的石头相同,一个掉以轻心的过路人马马虎虎就能捡起来?美是一种美好、奇特的东西,艺术家只要通过魂灵的苦楚摧残才能从世界的混沌中刻画出来。在美被创造出今后,它也不是为了叫每个人都能认出来的。要想知道它,一个人有必要重复艺术家经历过的一番冒险。他唱给你的是一个美的旋律,要是想在自己的心里从头听一遍,就有必要有常识、有敏锐的感觉和想象力。”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