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线

灵太后没背景资历,也就没根本;没根本就没权益;没权益就得搞均衡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帝国斜阳(1)

随着北魏东益州失而复得和浮山堰的溃破,北魏灵太后临朝称制之初的这场魏梁两国之间、以梁攻魏守为特点的大规模战事也就此停歇了下来。虽然在随后的数年里,两国边境上仍然摩擦不断,但总体来说,双方暂时再无余力向对手发起新一轮的攻势了。浮山堰的溃破让萧衍元气大伤,自不待言,而对于北魏灵太后而言,她也需要一个较为稳定的外部环境来处理国内矛盾。

因为此时,她面临的麻烦跟萧衍比,只多不少!

灵太后肿么了?或者说北魏肿么了?

这个,用句老话儿,唤作,小孩儿木娘——说来话长了。

从元恪驾崩,到浮山堰溃坝,时间跨度大概是一年多;这段时间北魏可是说是内忧外患。

这里边儿主要有几个原因——

头一个,北魏的朝局乱的一塌糊涂。

咱前面聊过,元恪去世,于忠、崔光团结宗室,拥立了元诩;然后拥立集团干了高肇、废了高英;但是没过多久,元雍、元澄这些宗室便又跟于忠等人掐起来了;为了不两败俱伤,不得已崔光抬出了元诩的亲妈,灵太后也就此走到前台。

老实说,这会儿的灵太后,孤家寡人一个。这是因为老胡家在北魏门第非常低,灵太后的老爹胡国珍在灵太后出头这一年已经75岁,老头儿这辈子从未当过官;因此在朝中也就不可能有什么根基。

娘家人帮不上忙,灵太后想要坐稳屁股底下的椅子,办法只有一个,搞平衡!

好在灵太后演技不错,在这个问题上游刃有余。都不用过度,她就跟宗室们打成一片;具体手段,喝酒!史书记载,灵太后多次亲自跑到宗室贵族家中饮宴,杯来盏去,其乐融融。几顿大酒下来,鲜卑贵族们都脚着灵太后耿直、实在,可交。

除此之外,灵太后还很有心计的为自己的同父异母弟弟胡祥娶了小叔子清河王元怿的女儿为妻,又把堂兄胡宁的女儿嫁给清河王元怿的儿子元亶为妻;希望通过婚姻,加深跟宗室的联系。

这都是表面工作,想要宗室配合,灵太后也知道必须得在政治上再给宗室们一些东西。

这段时间,灵太后对小叔子元怿绝对青眼有加,史称,“(灵太后)以怿肃宗懿叔,德先具瞻,委以朝政,事拟周霍。怿竭力匡辅,以天下为己任。”

当然,这都是给外人看的;真正的原因是,这段时间,灵太后跟她这位小叔子谈上了恋爱——

元怿“博涉经史,兼综群言,有文才,善谈理,宽仁容裕,喜怒不形于色”;而且,据《元怿墓志》称,元怿“仪容美丽,端严若神,风流之盛,独绝当时。”;既有能力,人长的还帅,灵太后春心荡漾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倚重小叔子,外人看来难免觉得怪怪的,灵太后又把高阳王元雍抬出来;不过,灵太后非常看不起这位没多少能力,却很贪婪的叔祖辈;对他虽说经常是又赏赐又加封,但没给多少实权。而对另一位元老任城王元澄,灵太后则加意笼络,不仅给钱同时给权(尚书令)。

总体来说,对于近支宗室,灵太后一面笼络,一面又有所侧重,元雍负责当壁画,元怿参与决策,而元澄负责具体办事。

至于远支宗室,灵太后也视情况给予提携,比如元晖。这货在元恪时代很受器重(“虽无补益,深被亲宠。凡在禁中要密之事,晖别奉旨藏之于柜,唯晖入乃开,其余侍中、黄门莫有知者”。),灵太后观察了半天,认为这厮只跟挡他财路的人作对,除此之外并无威胁,因此灵太后仍然对其重用。

再有就是太后的娘家人,比如提拔她妹夫元叉,以及叉子的老爸元继;后者被任命为领军将军,从此翻身农奴把歌唱,巴扎黑。

几番下来,宗室们认同了灵太后,暂时不再给她添堵了。

但是,灵太后不敢大意;她也知道,宗室们只是暂时被稳住了,在权力面前,消停是暂时的,撕逼才是正常的;自己想要晚上能睡个安稳觉,还必须得有嫡系人马。

这帮人,灵太后用的可就有点儿二了。

因为这是一帮子,太监。

这些半拉子人,主要有刘腾、贾粲、杨范、成轨、王温、孟鸾等。

看过前文,您估计会对一件事儿有印象,那就是元宏被带了绿帽子。当时告发冯皇后出轨的人,就是刘腾。

刘腾也因为这件事儿,腾起来了;被晋升为冗从仆射、中黄门,后逐渐晋升为大长秋卿、金紫光禄大夫、太府卿。

在元诩继位关键节点上,刘腾因没对灵太后动手而深得后者感激;为酬其功,听政后,刘腾被任命为崇训太仆,加中侍中,改封长乐县开国公,食邑一千五百户。而且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刘腾的‘媳妇儿’也被封为巨鹿郡君,他的两个养子也都被任命为郡守、尚书郎。

史载,刘腾虽然目不识丁,但却非常善于揣摩上意,因此也深得灵太后的赏识。

贾粲,在灵太后听政时期为崇训丞,又历任长兼中给事中、中尝药典御、长兼中常侍,后晋升为光禄少卿、光禄大夫。

杨范,在灵太后听政时期为常侍、崇训太仆卿,领中尝药典御,赐爵华阴子,后又被任命为平西将军、华州刺史。

成轨原专门负责元宏的膳食,元恪时代被安排到东宫服务,与灵太后、元诩母子有着很深的渊源,灵太后听政时期,被任命为崇训宫太仆少卿。

王温与成轨一样,原来都是东宫宦官,元诩继位当晚,是他跟保姆一起把正呼呼大睡的元诩从床上拽起来抱进宫中的。高阳王元雍当政时,担心宦官们会形成一股势力,就将王温外派到巨鹿当太守。灵太后听政后,又将其温调回京师,担任了中常侍、光禄大夫,赐爵栾城伯,安东将军,领崇训太仆少卿。

孟鸾,在灵太后听政时为左中郎将、中给事中。

太监,99.99999%没好人。

灵太后用他们,真的只能说是在自毁长城(“太后临朝,阍寺专宠,宦者之家,积金满堂;高轩斗升者,尽是阉官之嫠妇;胡马鸣珂者,莫不黄门之养息也。”)。

而不论是宗室,还是太监;这里边儿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好管。

对于宗室而言,老子们的祖宗间关血战,才有了今天的帝国,我们具有天然的执政合法性,你胡氏算老几?想让我们听话,没问题,拿出你的诚意来吧——

像元雍、元叉、元晖等人,在当时都是以贪著称;灵太后不仅不加制止,反而为求其合作,甚至纵容他们贪。

再比如,宗室之间闹矛盾,灵太后连各打五十大板的招数都不敢用;有一个事儿不大但很能说明问题,史书记载,尚书令元澄跟御史中尉元匡因政见不合素有矛盾;兹要是元匡的建议,元澄不管对错一律驳斥;到最后就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元澄这么搞,元匡当然非常恼火;瞅了个空子就跑到灵太后那儿告了元澄一状;灵太后着意抚慰,和了半天稀泥担心;就这她还怕元匡不满,特意又给元匡加了镇东将军的军衔,不久之后,又进其为东平王。那意思就是,看我面子上,算了。

算了?哪儿那么容易算;你元澄是王爵,我元匡现在也是王爵了,凭什么算?!就在元匡晋爵之后不久,有一天元匡和元澄上班,在街上走了个脸对脸,二人奔驰宝马各不相让;双方的卫队从互相谩骂直到最后打起了群架。要不是京师重地动刀动枪的后果太严重,双方不定要死多少人呢。

估计这一架元澄方面吃了亏了,回去之后元澄上书,罗列了元匡30条大罪,强烈要求处死元匡。后来还是灵太后祭出和稀泥的法宝,最终只是将元匡免职削爵了事。

宗室们不省心;灵太后宠信的太监们就更无法无天了。

为了拉拢这帮死太监,灵太后常常会做一些置国家法度于不顾的事儿,比如,让这些死太监出任地方官。

像杨范,华州刺史;王温,瀛州刺史。

还是那句话,太监,有好人吗?这帮家伙能舍得出挨那一刀,还有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所以,一句话,这是帮没底线的货。他们当官儿的地方,当地百姓算是倒了血霉了。

灵太后没背景、没资历,也就没根基;没根基就没权力(绝对的皇权);没权力就得搞平衡,搞平衡的结果只能是任人唯亲,任人唯亲的结果就是导致吏治腐败;而吏治腐败,说的难听点儿,就是亡国的先兆。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