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争霸新气候:楚国两度行贿郑国求和解,晋国出借地皮以讨好齐国

公元前589年,在卫国和鲁国请求之下,晋景公下定决心,要伐齐了。

邲之战与楚国争霸失利后,在伯宗劝谏之下,晋景公暂时放弃了中原事务,而专心致志地向晋国东北发展,消灭赤狄,扩张晋国国土。如今八年过去,晋国正慢慢从邲之战失利的阴影之中走出来,是时候重回中原了。

公元前589年7月,晋国联合卫、鲁、曹以及狄人在鞍地战胜齐国,成功地迫使齐国签订了城下之盟,胜利班师。

晋国在鞍之战中大胜,齐国被迫向晋投降,卫、曹、鲁三国也成为晋国盟友,这让楚人极为焦虑。在楚庄王去世前,为征服宋国而进行了一场惨烈的九月围城大战,最终迫使宋国加入了楚国阵营。宋国东边和北边,就是鲁国、卫国和曹国。楚庄王才刚去世两年,晋国就重新出山,臣服了齐国、卫国、鲁国、曹国,大有卷土重来之势,楚国霸业从此危矣!

为阻止晋国势力重返中原,楚共王决心前往攻打鲁国。

楚国这次出兵,也是替刚在鞍之战中大败的齐国出气。在前一阶段的晋、楚争霸过程中,齐国一直处于中立状态。如果楚国能征服鲁国,对于在鞍之战后受尽屈辱的齐顷公当然也是是个有力的支持。所以,在出兵前,楚共王特地派出使者申公巫臣前往齐国访问,去安抚齐顷公。

可没想到,却发生一点小意外。

在巫臣访齐回来的半路上,他居然在郑国与夏姬成婚,逃亡晋国了!

与晋国对抗,却没想到自家大臣反倒是逃亡至晋国,这真是晦气!

不过,楚共王伐鲁计划并没因此而受到影响。公元前589年冬,楚国携手郑国入侵卫国,随后顺势攻入了鲁国蜀地(山东泰安西)。入侵鲁国后,楚师在阳桥(山东泰安西北)大败鲁国军队,鲁人被迫向楚国求和。

因为鲁人的投降,楚国于11月在蜀地举行诸侯会盟,鲁、蔡、许、秦、宋、陈、卫、郑、齐等等国纷纷前来参加,不敢有违。

刚刚在鞍之战中取得大胜的晋国,畏惧楚国实力,根本不敢出面干涉。

蜀地会盟,这么多诸侯国参加,证实了虽然失去了楚庄王,但楚国依然在江湖上具有强大的号召力。


然而,问题是,楚国的号召力能持续多久?

公元前588年春,晋国就联合鲁国、宋国、卫国,一起前往讨伐郑国。这次伐郑,晋人的口号是为惩罚邲之战中郑国的背叛。去年楚国刚与诸侯会盟,鲁、宋、卫三国都曾参与,今年这三国就公然与晋联手来攻打楚国盟友,可见,蜀地之盟诸侯很多都是虚与委蛇!

不过,楚国虽然外交上失了分,可值得庆幸的是,却有位实力强大的盟友。

郑人得知晋人来犯,事先在鄤地设下埋伏。结果,在丘舆郑国军队成功地伏击了前来入侵的敌人。因为这场大胜,郑国执政卿皇戌还专门到楚国献捷,以示忠诚。

郑国作为盟友,能独立作战击败楚国最强大竞争对手晋国,这当然替楚国省去了不少麻烦。有这样的盟友,楚国应该庆幸。

可是,盟友的强大,也有让楚国为难之处。

在郑国西南方,还有一个楚国盟友:许国。郑庄公之时,郑国曾经攻下许国,其后许国就成了郑国附庸,长达数十年。可如今许国自恃有楚国这位“老大”在罩着,便对郑国有些不理不睬。这让郑国非常不爽,公元前588年夏,专门派出公子子良前往伐许。公元前587年11月,郑国又派出大夫孙申率兵出征,强行划定郑、许之间的疆界,结果却意外地被许国击败。郑襄公见许国敢如此嚣张,立刻亲自率军攻占了许国的鉏(音除)任、泠敦。

楚国阵营内部出现裂痕,得利的却是晋人。

晋国新上任的正卿栾书见郑、许互相侵伐,就以救许国名义出兵伐郑,攻占了郑国的氾(河南荥阳西北)和祭(郑州市北)。在此时搅合进来,晋人纯粹是在趁火打劫!

眼见郑国有难,楚共王不得不派出救援之师。这让许国极为不高兴,当着楚国人的面,郑襄公与许灵公两人就争执了起来。这让楚国司马公子侧左右为难,便推脱道:“两位国君如果能在敝国国君前争论,敝国国君及手下群臣或许能断出个是非黑白。不然的话,我可无法判断孰是孰非。”

公元前586年,许灵公果然亲赴楚国,向楚共王告了郑襄公一状。6月,郑襄公也到了楚国,前来应诉。这事明显是郑人不占理,所以楚共王当然判郑国败诉,当场就将郑国执政卿皇戌和公子发给抓了起来!

这让郑襄公极为不满;一回到郑国,他就派公子偃出使晋国,向晋国求成。这年8月,郑襄公还亲赴晋国,在垂棘(山西潞城北)与晋大夫赵同订盟!

“老大”实在难当啊——楚共王不过主持了一次公道,却因此而失去了一位得力小弟!


郑国的背叛,让楚国在这一轮的争霸之战中先失了一分。

然而,祸不单行,另一件让楚国更加难受的事情又发生了。

公元前589年,申公巫臣为得到夏姬,在出访齐国之后举家出逃,投靠了晋国;晋景公将巫臣任命为邢邑大夫。

但巫臣的突然叛逃,引发了楚国令尹子重(公子婴齐)和司马子反(公子侧)的忌恨。

当年楚国伐宋之后,令尹子重便向楚庄王请求把申县和吕县作为赏田。刚开始楚庄王没多想,就答应了子重的请求。可申公巫臣却上前阻止:“不行啊。之所以要设立申县和吕县,是为了征收兵赋,以防御北方之敌。如果让令尹得到了这两地,那么就失去了两县,恐怕晋国和郑国都可以进攻到汉水边了!”楚庄王一听,觉得有理,就又拒绝了子重的请求。从此以后,子重对巫臣便怀恨在心。

司马子反与巫臣的仇怨就更大。楚庄王攻占陈国后,一度想将夏姬纳入后宫,结果为巫臣所阻。见楚庄王不要夏姬,子反就想去作“备胎”,结果又给巫臣一番“此女不详”的话语打消了念头。可没曾想,到头来巫臣自己却将美女给拐跑了,这如何能不让子反忌恨!

得罪了楚国权势最大的两个人,虽然巫臣自己已举家逃亡至晋国,可他的族人却受到了牵连。子重和子反二人一合计,就联手将巫臣之族给灭了,然后把巫臣族人的家产与众多楚国大臣私分了。

得知家族被灭,巫臣痛不欲生。于是,他主动向晋景公请求出使吴国,从晋国带去兵车三十辆,并配备射手和车夫,教吴国战车之术和战阵,然后又教唆吴国去进攻楚国。得到巫臣教导之后,吴国军事实力迅速增强,频繁从东方发起进攻,入侵楚国及其盟友。

在公元前584年,吴国的频繁入侵,居然让子重和子反二人一年内七次出征!

在中原失去了郑国,东部又多了吴国这一强大敌人,楚国霸业越来越艰难了。


就在此时,晋人也遭遇了一次挫折。

鞍之战败后,齐顷公于公元前588年12月去晋国朝见晋景公。见到晋景公后,按照当时礼节,齐顷公拿出一块玉,准备献上。可这时,被齐顷公侮辱过的晋国正卿郤克突然抢上前,嘲弄地对齐顷公说:“这次行程,国君是因为妇人而受辱,敝国国君可是担当不起!”作为一国国君,却被晋国大臣当众羞辱,齐顷公窝了一肚子火。

回国后,齐顷公就频繁吊唁鞍之战中的死者、慰问伤者,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都不饮酒、不吃肉,一心一意想要复仇。

晋景公听说齐顷公在卧薪尝胆,顿时害怕了:“哎!怎么能让别国之君七年不饮酒、不吃肉?还是把入侵所得的土地还给齐国吧!”

公元前583年春,晋国就派出大夫韩穿出访鲁国,让鲁国将汶阳之田还给齐国。汶阳之田,原本就是齐国从鲁国抢掠而得;鞍之战后,晋国主持正义,才让齐国返还给鲁国。如今晋景公害怕齐国报复,又令鲁人返还给齐国,这遭致鲁人极度不满,就私下里对韩穿抱怨:“大国主持道义成为盟主,因此诸侯才念其德行而畏惧讨伐,不敢有二心。汶阳之田,原本就是敝国旧邑;当年讨伐齐国,使得汶阳归属敝国。今天却又反悔,让送还齐国。以信用来维护道义,以道义来推行王命,这是小国期盼而感怀的。信用不知,道义也就难于推行,四方诸侯还有谁愿追随晋国?霸主要以德服人,现在却变化无常,还凭什么来统帅诸侯?”

因为晋国不讲信义,诸侯国纷纷背叛了晋国。

晋人为此感到害怕,公元前582年,在卫国蒲地(河南长垣东)举行诸侯盟会,试图挽回诸侯之心。鲁国大夫季文子到会后,直言不讳地对晋卿士燮说:“德行不足,重温旧盟又有何用?”士燮有些无奈地回答:“勤于安抚诸侯,宽容对待诸侯,顽强驾驭诸侯,以神灵盟誓约束诸侯,怀柔顺服者、讨伐背叛者,这是仅次于加强德行的方法!”


就在蒲地之盟后不久,楚共王就给郑国送上重礼,求郑人与楚国复合。

曾经被楚国和晋国“混合双打”多年的郑国,如今楚国居然要送重礼来求复合,这真是天下奇闻!

鉴于晋人此时也不值得信任,郑成公很快就答应与楚人复合。

可是,毕竟晋国实力仍在,郑人也是首尾两端。公元前582年秋,郑成公又到晋国,去朝见晋景公。

但郑人首尾两端的行径,已彻底惹怒了晋人。晋景公极为不满,顺便就将郑成公扣押在了郑国!随后,晋国正卿栾书又率兵去讨伐郑国。郑国大夫伯蠲前来谈判,可栾书却不顾“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传统,直接将伯蠲给杀了!

晋国行事如此,更令诸侯寒心。

同年冬,久未在江湖上露面的秦国,见晋国无力号令诸侯,便趁机联合白狄一起攻打晋国。

郑国背叛,秦国也在晋国西部蠢蠢欲动,晋国再次感受到四面碰壁的痛苦。

就在晋国伐郑之时,楚国令尹子重就率兵伐陈,以救郑国。公元前582年11月,楚国令尹子重率军从陈国出发,攻向山东半岛,前往讨伐莒国,又大获全胜。

这一时期,晋、楚两个大国频繁对外用兵,其实长期消耗之下,两国都有点吃不消了。

因此,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不但没有直接交手,反倒是暗通曲款起来。

晋景公放回了楚国陨公钟仪,主动向楚国示好;12月,楚共王投桃报李,也派出公子辰到晋国,请求订立盟约;次年春,晋国也派出使者回访楚国。

江湖上的两个死对头,居然私下里先开始了和解进程,这真令人大跌眼镜!

这些年来晋、楚两国的互相伤害,让彼此都感觉难以为继,才有了这次和解。

但显然,双方这么偷偷摸摸的私下交往,和解并不稳固。


公元前581年5月,晋国又发生一件大事:晋景公病入膏肓,不幸去世了。晋国国丧,这一年晋国都没有对外用兵。竞争对手没有造成威胁,楚国也因此而偃旗息鼓。

这时,一位重要的人物出现了。宋国右师华元既是楚国令尹子重之友,又与晋国正卿栾书交往甚深。作为夹在两大国之间的小国执政卿,华元吃够了朝晋暮楚之苦。晋国和楚国彼此能够休战,对于各诸侯国,都是一件大好事。得知晋、楚两国在派使者互访之后,华元时机难得,便在公元前580年冬亲自出使楚、晋两国,力促晋、楚签订和平协议。

公元前579年5月,在华元撮合之下,晋国卿士士燮与楚国公子罢、许偃在宋国举行弭兵之会,缔结了和平协定。

自从公元前632年城濮之战以来,晋、楚两国是第一次坐下来面对面谈判。因为这两大国数十年来争霸不休,让其他弱小诸侯国都深受其害。如今,晋、楚两国达成和解,各诸侯国都不再担心晋国和楚国的轮番攻击,当然是件大好事!

从公元前579年直到公元前576年,晋、楚两国之间始终保持着克制,让整个江湖获得了难得的喘息机会。

可是,和平却是短暂的。

这是晋、楚之间第一次弭兵之会,楚国人明显缺乏经验,无法预知这次休战会对楚国带来什么。因为晋国与周王室关系密切,明显声望高过楚国。因此,和平协定一达成,各诸侯国就纷纷投入了晋人门下,将楚国冷落在了一旁!

被中原诸侯给冷落了两三年后,公元前576年夏,楚国司马子反突然率兵前往伐郑,又前去伐卫——这意味着,楚国单方面撕毁了和平协定!楚人之所以急不可耐地要毁约,就是因为签订协议以来,楚国正在被逐渐边缘化。

这引发了晋人的高度不满,但是,他们却忍住了。

一年后,晋人终于等来了报复机会。

公元前575年,楚共王将汝水以南的土地送给郑国,诱使郑人背叛了晋国。因为郑国的背叛,晋厉公毅然决定伐郑。最终在6月,晋、楚双方在鄢陵(河南鄢陵)展开了第三次争霸决战。在这次决战中,晋国又一次侥幸战胜了楚国,彻底将楚国拉下了霸主神坛!


回顾这一轮的晋、楚争霸,楚国之所以处处被动,核心在于楚国自身的两大失误:其一,没能正确处理郑国和许国两大盟国之间的关系;其二,大臣内部矛盾激化,触怒了巫臣,致使他策动吴国来攻打楚国,让楚国在战略上陷入了两线作战的困境。

晋国自邲之战后,就一直处于缓慢的恢复上升期。然而,晋国君臣对于盟友越来越傲慢的态度,使得晋国也无法与盟友和衷共济,拖累了晋国恢复速度。因此,在与楚国争霸时,晋人也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

在争霸数十年后,晋、楚两个“超级大国”都显露出了疲态。所以,在这轮争霸的过程中才会出现新气象:楚国要两度贿赂郑人以求和,晋国也不得不归还土地以讨好齐国。

不过,这轮争霸的最大意义,还是在于华元所主导的弭兵之会。虽然维持时间不长,但失败乃成功之母——第二次弭兵之会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建立在这次基础之上。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