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一斗谷子三升米

王邦杰,清末人,祖居五朵山。有一年,遭旱灾虫灾,几近绝收。眼看有断粮之虞,他心一狠,只身逃到洛阳,做些小买卖谋生。三年后,有了点积蓄,想家了。把东东西西一变卖,准备启程。

在洛阳,他与一位高德大僧友善并拜为师父。临行前,他来到寺庙,与师父拜别,请师父指点一二。师父稍作沉思,说:“回家路上,你要谨记四句话,可保无忧。‘过河不要急登舟,头碰油瓶莫擦油。一斗谷子三升米,谨防苍蝇抱笔头。’”王邦杰谢过师父,奔家乡而去。

途经一条河流,乘船方可过去。当他赶到河口,船已坐满了人,正要离岸。他要上船,船家要他等下趟。说话间,船开了,他站在岸边,只能等待。不一会,只听河心一阵惊叫,他抬头望去,船翻了。半数人得救,半数人没了影踪。这时,他明白了师父“过河不要急登舟”的意思。

到了家,数年不见,夫妻拥抱在一起,自是恩爱非常。得知丈夫还没吃饭,妻子姜氏赶紧进灶房做煎饼,王邦杰没事,也进厨房相助。他们家盛香油的驴嘴瓶悬在灶台之上,王邦杰不小心,碰着了油瓶,辫子上洒了一些油。妻子叫他马上清洗,他想起师父说的第二句话,说:“这段时间,我头皮痒,正想抹点香油。”说着,他把头上的油用手拢了拢。

半夜时分,王邦杰忽听得床上一声惨叫,接着发现一条黑影从屋里蹿出。点亮灯,“啊!”他看到妻子血肉模糊,已命归黄泉。

第二天,姜氏的死讯很快传遍了全村。姜氏的娘家来了一群人,说,王邦杰不在家一切好好的,一回来,妻子便没了性命,咬定是他害死了姜氏,把他反绑双手,送到了县衙。王邦杰沉痛冤屈,百口莫辩。

苦主击鼓,县令升堂。女方人群情激愤,众口一词说王邦杰杀了人。王邦杰遭到这么大的刺激,心神混乱,精神几近崩溃,除了说“冤枉”,再讲不出其它辩解的话。县令问旁人,姜氏平时有没有仇家,乡邻说,姜氏性格和善,没跟任何人结过仇。县令说:“既然这样,凶手只能是王邦杰了。”喝令他从实招来。绝望中,他想起师父交代的四句话,心神稍稍稳定。他定定神,把自己从遭灾出走、在外做生意,到想念家乡、请师父指点、乘船避险、头碰香油,夜遭血案,一一讲说一遍。最后高呼“冤枉”。县令沉思片刻,说:“空口无凭,不足为证。”正要用朱笔定案,一只苍蝇飞来,落在了笔尖上,迟迟不肯飞走。县令一惊,暗想:和尚说了四句话,‘过河不要急登舟,头碰油瓶莫擦油。一斗谷子三升米,谨防苍蝇抱笔头’三句话都有下家了,唯有‘一斗谷子三升米’还没水落石出,莫非这句话暗示的是凶手?县令问王邦杰:“你们村可有姓康的?在康姓中,有没有一个人排行老七?”“有姓康的,有个叫康七的是我的邻居。”“好,衙役们,去把康七拿来。”不到一个时辰,浑身颤抖的康七带到。县令把惊堂木一拍,厉声道:“康七,你可知罪?”“大老爷,小人怎么了?这么说小人。”“不动大刑,谅你不招。来呀,衙役们,重打四十。”如狼似虎,跑过来三四个人,个个手握棍棒,站在康七左右。康七面如白纸,身如筛糠,说:“大人,别动刑,我招,我招。”

原来,王邦杰离家出走之后,家里生活艰难,饭食难以为继,重活难以承担。喜好寻花折柳的邻居康七借机与姜氏套近乎,又是小恩小惠,又是殷勤帮忙。没多久,他们之间就勾搭上了。看王邦杰长期不回,他们就想做长久夫妻。那天王邦杰回来,被康七看见了。他心生忌恨,想一杀了之。半夜时分,他拿把利刀,拨开门,悄悄进了屋。屋里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他来到床头,轻轻用手摸索,先摸着王邦杰的头发,油乎乎,香喷喷的,认定是姜氏,放了过去。摸另一个头,干爽爽的,认定是王邦杰,照着脖子,狠命的一刀。

真相大白。康七打入死牢,王邦杰无罪释放。县官何以断定是康七?一斗谷子三升米也。(糠七)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