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元子攸对情势估计的过于悲观了;换句话说,他有点儿高估了自己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一地鸡毛(1)

元子攸对于尔朱荣死后的局势还是估计的过于乐观了;换句话说,他还是有点儿高估了自己。

这么大的事儿,肯定得有个说法儿;于是很快尔朱荣走之前交代看家的尔朱兆,徐州的尔朱仲远、关中的尔朱天光纷纷起兵,向洛阳杀来。

元子攸这头儿也不示弱,开始着手布置防御,分兵迎敌。不过,元子攸还是道行浅啊,错信了两个人,直接导致战局糜烂——

头一个,就是元子攸的头号亲信元徽;尔朱荣死后,元子攸便让元徽接手了之前尔朱荣担任的大司马、录尚书事,全权负责朝廷内外事务。

这元徽绝逼是个无能力、无节操、无下限的三无人员;说他没能力,面对如此纷乱的局面,这货自己想不出破局之策,而且妒忌心却又极强,不愿让元子攸知道别人的能力比他强;但凡有群臣献计的,元徽习惯性的总会找出各种理由,劝说元子攸不予采纳;这货跟元子攸说事儿,有句经典的口头禅,皇上,您放心,这些宵小蹦跶不了几天。

再有一个,这什么时候?大难临头,正是需要大把撒钱,笼络人心的时候;偏偏元徽还是个极其吝啬的货,每次朝廷赏赐给立功人员的财物,元徽总要大笔一挥,划去一大半儿;就这他都觉着给多了;有时候,奖金、奖品都发到人当事者手里了,这货还要派人要回来。

元子攸用这么块料,谁还会替朝廷卖命?

元子攸错信的第二个人,前文出现过,就是在河阴跟尔朱荣肩并肩看屠杀的元鸷;这会儿他已经是车骑将军、华山王了。

尔朱氏部署从三个方向向洛阳杀来,这里边儿最快的是山西的尔朱兆;从听说尔朱荣被杀,尔朱兆便亲率骑兵倍道兼行,一路南下到了黄河北岸。

这会儿东西两线还在打,洛阳实在抽不出多少兵力迎敌了;元子攸听说尔朱兆到了黄河北岸,便打算亲自率领禁军出征。

这时候,元鸷站出来忽悠元子攸了;那话说的跟元徽如出一辙,皇上,您放心,宵小之徒没几天蹦跶头儿;再说了,黄河水那么深,尔朱兆怎么可能过的来?

这种鬼话,其实元子攸稍微动动脑筋就能想明白,他被陈庆之吓跑那次是怎么回来的?拜托,黄河是死的,特么人家不会造船啊,就算不会造船,跟上次一样,找点儿木头捆吧捆吧,扎个筏子总会吧;只要别沉下去,想过河,办法不要太多。

还就怪了,元子攸还就信了元鸷的鬼话,真的就不管北线的尔朱兆了。

然而,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情况却是:就在尔朱兆的骑兵抵达黄河北岸的这一天,黄河特么的断流了,河水连马肚子都淹不到!而且,元徽当政的恶果这会儿也体现出来了,驻守黄河防线的卫将军元世俊根本就没打算抵抗,见到尔朱兆的骑兵,这伙计不仅放开了防线,而且还给尔朱兆送去了几条船。就这样,尔朱兆的骑兵轻轻松松的从河梁西(富平津、即孟津)渡过了黄河。

公元530年12月3日,史载,这一天,洛阳城突然刮起了罕见的沙尘暴加雾霾,黄土漫天,飞沙走石;就在这种异常恶劣的天气里,尔朱兆的大军来到了洛阳城下!

显然,洛阳城内从元子攸到普通市民,谁也没想到,尔朱兆能这么快便打到了洛阳城下;在滚滚风沙之中,洛阳外城守军甚至连城门都没关!

等到尔朱兆的部队在宫城门外高叫开门时,宫城里边儿的禁军官兵这才发现尔朱兆已经入城了;惊慌之余,将士们将要迎战,但因狂风大作,能见度很差;禁军官兵左右看看,刀一扔便一哄而散了。

禁军这一崩溃,元子攸还有啥好说的;狼狈的从宫里逃了出来;路上,元子攸看见元徽骑着马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便连喊数声;结果,无节操的元徽却只顾自己逃命,头也不回撒丫子跑了。

很快,尔朱兆的骑兵就追了上来,元子攸被俘;尔朱兆下令将其吊在永宁寺的钟楼之上。

史书记载,尔朱兆在洛阳城呆了7天,但是这一周时间,洛阳城却遭到了空前的浩劫。

尔朱兆的骑兵无恶不作,在洛阳城大肆烧杀劫掠、奸淫妇女;尔朱兆也不甘人后,抓住元子攸以后,这厮闯进后宫,抓起尔朱英娥刚生下来的小皇子,一把摔死;然后连杀元彧、元诲、李延寔等宗室大臣,洛阳城恍如河阴第二。

对了,被尔朱兆杀掉的还有一头货,这就是已经跑出城的元徽。

城破时元徽运气不错,捡了条命跑出来了;可是接下来往哪儿跑呢;这货想起来,洛阳城南龙门山南麓住着个熟人,此人名叫寇祖仁,之前是洛阳县令。

寇家一门出了三位刺史,都曾是元徽的部下,也都是元徽一手提拔起来的;因此,元徽脚着对其有恩,危急时刻便来相投。

谁知这个寇祖仁也是个见利忘义之徒,他私下对子弟们说,听说尔朱兆悬赏捉拿元徽,今儿可是肥猪拱门!

于是半夜谎称官军来了,吓唬元徽,然后假装帮元徽转移,结果乌漆嘛黑的夜里,元徽不辨东南西北时,寇祖仁一刀将其剁翻,随后把首级送给尔朱兆。

多说一句吧,这寇祖仁最后也没好下场;他把元徽的脑袋送给尔朱兆,后者也没给他封赏;而且怪道的是,就在当天,尔朱兆做了个梦,梦中元徽跟他说,我有二百斤黄金,一百匹马在寇祖仁家,你可去取。

尔朱兆醒来就觉得好笑,还有这事儿;他特么就当真了,真的就派人去寇祖仁家要去了。

这事儿好玩儿在哪儿呢;之前元徽来的时候带了一百斤黄金,五十匹马;寇祖仁宰了元徽之后,这些东西就给幂下了。

尔朱兆派的人一来,寇祖仁以为有人把他给举报了,便说了实话,说元徽带来的是1百斤黄金和50匹马。喏,都在这儿,您带走吧。

结果来人回去一汇报,尔朱兆压根儿不信,又派人来要,寇祖仁没办法,只好把他家自有的30斤黄金,30匹马,全部拿出送给尔朱兆。

不送还好,一送尔朱兆更不信了,我艹,这孙子还有私货;给我打,看这孙子还藏了多少;结果就把寇祖仁拷打致死。

这一段儿看着挺神,但确实是记载在《资治通鉴》中,原文如下——

“城阳王徽走至山南,抵前洛阳令寇祖仁家。祖仁一门三刺史,皆徽所引拔,以有旧恩,故投之。徽赍金百斤,马五十匹,祖仁利其财,外虽容纳,而私谓子弟曰:“如闻尔硃兆购募城阳王,得之者封千户侯,今日富贵至矣!”乃怖徽云官捕将至,令其逃于它所,使人于路邀杀之,送首于兆;兆亦不加勋赏。兆梦徽谓己曰:“我有金二百斤、马百匹在祖仁家,卿可取之。”兆既觉,意所梦为实,即掩捕祖仁,征其金、马。祖仁谓人密告,望风款服,云“实得金百斤、马五十匹。”兆疑其隐匿,依梦征之,祖仁家旧有金三十斤、马三十匹,尽以输兆,兆犹不信,发怒,执祖仁,悬首高树,大石坠足,捶之至死。”

不管怎么说吧,也算是恶有恶报!

再说尔朱兆,打进了洛阳,抓住了元子攸,仇人该杀的杀,不该杀的也杀了;而且部下的骑兵几乎把洛阳城抢了个空;此时,有消息传来,雁北杂胡纥豆陵步蕃就率部南下了,兵威甚盛,直指晋阳;尔朱兆不敢在洛阳呆了,押着元子攸,带着抢来的硬货,返回山西。

公元530年12月13日,元子攸被押到晋阳。10天后,尔朱兆在晋阳三级佛寺内将元子攸绞死,死时,元子攸仅24岁,在位两年零八个月;同时被杀的,还有尔朱荣的小女婿、准备接元子攸班儿的陈留王元宽。

据说,元子攸临死时,佛前许愿,此后生生世世,别再生于帝王家!

随着元子攸被缢死,北魏算是变成了一锅粥。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