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卤鸡爪,散粉,温哥华时间-第七预感新闻

爱对人是走运,爱错人则是厄运。在一场以悲惨剧收场的爱情中,求不得往往最让人痛不欲生。明知道对方不爱,却化尽心血、耍尽手法去争夺那个人,终究只能是苦了自己。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素锦为了得到夜华的爱使出了浑身解数,坏事做了一箩筐,怎样办机关算尽,终究落了个被贬入世间,永世不得入仙籍的下场。

其实素锦的下场完全是她自取其祸,强求一个心中有他人的男人,而这个男人仍是九重天的太半夜华,他一开始爱的是俗人素素,后来爱的是上神白浅,从未爱过素锦。素锦能够将俗人素素戏弄于股掌之上,其手法让夜华防不胜防,但当她对上上神白浅,她的小聪明、手法都显得那么单纯,白浅的布景、阶品均太强壮,素锦比不上,也不敢惹。

所以,从素锦与上神白浅的五次明里、暗里的比武中,素锦就注定了要败得很丑陋,并且还要归还三百年前她欠素素眼睛这个笔债。

上神白浅与素锦的五次比武

第一次:白浅撞破缪清公主在夜华汤中下药,素锦替缪清求情

白浅在大紫明宫受伤后被夜华邀请去天宫泡灵宝天尊的清泉。泡好后的白浅在仙娥的带领下去夜华的书房。在门口,她听到了里边传来哭泣声,认为又撞上了夜华的闺阁趣事,想要避一避时被夜华喊住,她进去后看到素锦,心中欣赏,好美的一双眼,惋惜这小仙娥虽生得也不错,却配不上这双眼。

白浅心中这样想,嘴上也夸到,你这双眼睛生得却是不错。一句欣赏的话,却让夜华蹙眉,素锦见道白浅后更是震动不已,“素素”二字信口开河,她失了礼数,扑通一声跌坐地上。

夜华还神补刀,她是本君的妻,也是这洗梧宫仅有的娘娘,她已然如此说了,缪清公主仍是回东海吧。素锦虽住进了洗梧宫,可夜华却从未供认过她是自己的侧妃。夜华从未将素锦当成自己的侧妃,这一次素锦完败。

第2次:素锦借参拜白浅为由,借俗人素素离间白浅与夜华的联系

白浅到天宫的第二天早上,奈奈想给她预备早膳,白浅却认为去紫宸殿陪团子一重用早膳,团子应该会欢欣,奈奈一听也说,是呀,小殿下可喜爱上神了,还说要带白浅曩昔。

白浅刚预备去却又改了主见要去上清境。此刻的白浅因昨日给团子多喝了果子酒,被夜华一时情急呵斥后有些气愤,理由是团子并不是自己亲生的,稍有慢待又要被人批判,仍是避避嫌吧。

她还未出一揽芳华的门,素锦就赶来,说,妹妹昨日一直在紫宸殿中陪乐胥娘娘照料小殿下,今晨才抽身,便急匆匆地敢过来,特意想过来拜一拜姐姐。白浅不是傻子,自是听出了她话中隐约的责怪之意,柔中带刺责备她对团子照料不周,让他多饮了酒。所以毫不客气的问她,你居然这么急着来拜我,为何昨日初见时不拜,现在才拜。

素锦解说说,这天宫与别处不同,若是一场稳重的参拜,必得拾掇出合宜的礼度,方能显示出参拜者的忠诚,依照天宫的规则,姐姐方止天宫,妹妹便该来参拜,仅仅这件大事,君上从来没同妹妹提起过,是以昨日初见,竟没能认出姐姐来,殿前失仪,倒让姐姐笑话了,此番妹妹来得这样迟,先给姐姐赔不是了

上神白浅可不是茹素的,已然素锦这样说了,她也没有辩驳,竟让素锦依着这规则来拜,素锦竟说,刚才现已拜过了。素锦的小聪明越发让白浅不喜爱,直言素锦的拜太和蔼可亲,素锦瞥到外面有人认为是夜华,这才对白浅行了参拜大礼。

素锦自称是白浅的妹妹,一口一个姐姐,看似对白浅恭顺有佳,实则口蜜腹剑,自认为聪明,让白浅误认为自己能得夜华倾慕相待是因为长得和团子娘亲类似,弦外之音白浅也仅仅替身,夜华压根就不爱她。

此刻的素锦肯定是忘了,她面前的是十四万岁的上神白浅,而不是软弱、毫无布景的俗人素素,她聪明过头,反而在白浅面前一点也讨不到优点。素锦也供认自白浅出现后,每次与她比武,她都落了劣势。

第三次,夜华为给墨渊炼丹药受了重伤,白浅去天宫照料他,在给他的茶里放了些补气摄生的丹药却被女仆误会报给了素锦和乐胥娘娘,乐胥被素锦离间到白浅那里问罪,成果不等白浅辩解,夜华一句,此茶正是浅浅为我预备的,里边添加了不少折颜上神给她的摄生补气丹药,正是用来调度身子的。

白浅对夜华的用心,使得乐胥十分高兴,还自动将他们的婚事提上了日程。能够说这一次素锦与白浅的私自比武,素锦投机不成蚀把米,反而让乐胥对有了好感。

第四次夜华下凡历劫,素锦用人偶成功离间了夜华与白浅的联系

为了让白浅妒忌夜华和素素,用仙法做了人偶放入世间去陪同夜华,还让女仆下凡去守着这个人偶,一旦白浅去看夜华,当即告诉她。白浅去看夜华时,素锦又以人偶素素离间夜华与白浅的联系。

此次白浅画龙点睛了素锦的用心,是告诉她夜华现已将这个人偶放在眼中了。素锦这次的策略达到目的了,她说,可见,真是将一个有刻进骨子里的喜爱,那即使是喝了幽冥司冥主的忘川水,也仍是能留有形象,转回头再爱上这个人的。素锦在言语之间对白浅的提示,让深爱夜华的她打翻了醋坛子。

本次比武,素锦满面笑容,认为自己赢了,她觉得白浅脱离夜华也仅仅时间问题。

第五次,白浅打碎结魄灯,忆起前尘往事,找素锦讨回眼睛,清算三百年前的旧账

回青丘后只喝酒睡觉,浑浑噩噩度日。无意中打碎了断魄灯,被碎片划伤了手指,萦绕在结魄灯上素素的气味进入了她的身体,康复了身为素素时的回忆,也记起了当年被素锦委屈丢了一双眼睛在她那里。

所以,她直闯天宫,在南天门外,一句,青丘女君,岂是你们能拦的,霸气十足,直奔素锦寝宫讨要眼睛。素锦见到白浅后,单纯的认为她是来问夜华的近况的,她做梦都没想到白浅便是当年的素素,在为自己成功离间夜华与白浅的联系而自鸣得意时,殊不知她的报应已然来到。

白浅面上安静无波,心里实则早已波涛汹涌,她所有的愤恨化成了那句,“我便是想要问问你,我怎样就不能拿回我的东西了,我的眼睛在你那儿放了三百年,怎样就变成你的东西了。”一道寒光闪过,白浅终是取回了自己的眼睛。

除了眼睛的事,白浅还记恨素锦诓她跳诛仙台这事,为此她给了素锦两个挑选,正儿八经的从诛仙台上跳下去或许用她弱小的法力去驻扎软禁擎苍的东皇钟,永生永世不得再上天宫。

即使素锦不肯认输,将白浅挖她双眼这事闹到了天君那里,然而在夜华明为替她做主实则将她过往罪过逐个揭穿,天君将其除掉仙籍,贬至若水去守软禁擎苍的东皇钟。至此,上神白浅与素锦的五次比武,以素锦的完全失利而告终。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爱错人不可怕,不懂得及时止损才是真实的自掘坟墓。

素锦败给白浅终究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白浅强壮的布景,素锦阴狠毒辣的手法都是编剧组织的,也是无法改动的,剧中人物的结局早已注定。可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一部影视剧除了能出现给咱们精彩的故事外,还有一些人生哲理包含其间,那便是在生活中求不得的不用太执着,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个道理永久不过期。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