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关注

职友集,奉节,艾米-第七预感新闻

谭人凤(1860-1920)

1911年4月,黄兴指挥的黄花岗起义失利后,谭人凤作十首七言律诗,以吊唁遇难勇士,称之为“十哭”(详见本刊《谭人凤与黄花岗起义》一文);后又作十首七言律诗,以讴歌生还志士,称之为“十颂”。在“十颂”的序言中,谭人凤道出其意图有三:其一,提醒起义的本相,宣扬“我党人惊天震地之战绩”;其二,提醒起义军的英勇、机敏,“不将长虏朝气势,丧党人气焰”。其三,提醒起义的正义性,“劣胜优败者,盖别有种种杂乱原因在,非战之罪”。从即日起,本刊连续刊登谭人凤所作之“十颂”。今日介绍其《颂女同志》。

徐宗汉(1877-1944)

辛亥广州起义,不只有黄兴、林文、林觉民、李文甫、刘梅卿、喻培伦、何克夫、熊克武等男同志在前面冲锋陷阵,也有一批女同志在后方承当运送兵器、保护、侦察、服务等作业。例如,香港实践女校学生卓国华,身世于广东香山县望族,1909年与兄振声、妹国兴于参与同盟会。1911年参与黄花岗起义,与徐宗汉在香港制作起义所需炸弹,起义的当天清晨,为了避开清兵及巡警盘查,保护枪弹进入广州城,她扮做新娘,将起义所需之手枪、炸弹藏于大红花轿内,由刘梅卿等人扮装护卫,一路吹吹打打经过城门,送往黄兴指挥所,被党中同志称之为“革新新娘”。又如,徐宗汉,原名佩萱,客籍广东珠海, 1901、1902年间,在广州女医生张竹君所设的福音堂里,常常参与两广志士胡汉民、马君武等人的每周集会,“议论时政,宣扬新学”。1906年,应二姐许佩瑶的约请,到槟榔屿帮忙侨校教育,并参与同盟会。1911年春,徐宗汉决然参与黄花岗起义,率同侄儿李应生、李沛基和女友庄汉翘、卓国华等在香港同盟会机关制作炸弹,并将起义需用的枪械弹药隐秘运到广州河南的起义机关溪峡。起义失利后,徐宗汉保护挂彩的黄兴易服赴香港,到雅丽士医院割治断指,并以家族名义签字。此外,还有一些女同志在起义指挥所,担任招待和组织各地前来参与起义的同志。她们在后方为起义的勤劳支付,谭人凤也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并特作《颂女同志》一诗,给予高度评价:

漫云女性愧须眉,旗界机关悉掌管。预备薪米为火种,组织箱笥贮枪支。

将军事发驱移徙,革新师兴失助支。过后闻将棺载器,巾帼须眉国中师。

这批出险的女同志中,有些后来还成为革新志士的伴侣。黄兴挂彩后经徐宗汉护卫回香港,不久徐宗汉与黄兴结成夫妻;刘梅卿与“革新新娘”卓国华,也由黄兴、徐宗汉夫妻做媒,于民国二年(1913)结缡,这两段烽火风雅之事,情投意合,情洽恩深,都是革新党人们愿意议论的美谈。

(谭人凤《颂女同志》引自邓江祁编《谭人凤全集》(待刊)第二卷)

推荐新闻